知之为知之

叶蓝/喻黄/双花/林方/肖戴无抗力;
叶乔/西湖组初心;
小乔/肖队中心什么都吃;
叶受/高乔高雷点莫戳;
其它CP欢迎安利。

抽风删日志性人格。

[叶蓝]师生之间26-30

◇CP:主叶蓝。喻黄/双花/江周/韩张/林方/刘卢/包罗等。

◇大概是调职老师叶修×好学生蓝河的故事。

◇文风不傻白甜,也很无聊!慎入慎入慎入!(重说三…。

◇HX期间全程清水。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


—— —— —— —— ——


26

自从包子在体育课上向韩文清传达了叶修的旨意后,8班人每天放学都能看到这样的一幕:开小灶的那几个倒霉蛋留在教室,门口一个叶修一个韩文清和老鹰捉小鸡似的。叶修是母鸡,韩文清就是那老鹰,小鸡……不,包子坚决不承认他们几个是小鸡仔。

母鸡说话了:“老韩,不是我说你,再怎么锻炼身体也得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吧,你天天揪我这六个人算几个意思?”

老鹰不为所动:“不是你让体委和我说要加紧训练的么。”

母鸡翻脸不认鹰:“我的话什么时候算过数啊!”

老鹰坚定地:“毛主席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叶修被噎了一下,“你敢让他们走出教学楼一步试试。”

韩文清的脸越来越黑,青筋突突直跳。八班人伸出的脑袋又一个个缩了回去。

 

7班有对活宝,实际上是班长张佳乐和体委孙哲平。这二人日日厮混在一起,综合战斗力堪比一打黄少天。乱世出英雄,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用来描述7班的张佳乐和孙哲平。

不过这个乱世可能不是客观上的,而是主观上的,唯恐天下不乱的乱世。比如别人好端端地放学回家了,他们偏要去8班门口溜一圈。看见母鸡和老鹰嘴炮上了,张佳乐特别兴奋:

“哟哟哟叶修和韩文清又吵起来啦?这都吵了几天了……大孙你猜今天哪边赢?”

孙哲平毫不留情地吐槽:“张佳乐,你有的时候真的很无聊。”

张佳乐一个肘击上去,嘴里说着就你有高级趣味。他本来是想戳孙哲平肚子的,没想到高度不对,撞到了预计位置偏下的某个部位。

而且还,撞得特别狠。

“卧……槽!张佳乐!!!我操你大爷!”

张佳乐一听声音不对,回头发现孙哲平猛龇咧嘴,目光凶狠地盯着他。心下说坏了坏了,大孙要断子绝孙了,猛地站起身,迈开步子就开溜。

孙哲平捂着下面疼得不行,余光扫到张佳乐晃动的身影:“卧槽!张佳乐你有种别跑!”

“大孙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你他妈打我的时候怎么不说!”

所以说7班有这么一个班长算是完了。

 


27

见叶修和韩文清两人都没有要让步的意思,围观了全过程的乔一帆弱弱举手:“要不然一三五在叶老师那,二四在韩老师那吧。”

母鸡看了看老鹰。

老鹰看了看母鸡。

母鸡和老鹰同时看了看乔一帆,决定就这么办。

 

今天周三,叶修嘚嘚瑟瑟地在韩文清面前领着六个人进了办公室坐下。

更精确地说,位置是叶修、唐柔、安文逸、乔一帆、蓝河、罗辑、包子,围着叶修旁边空着的办公桌围了一圈。几人刚一坐下,叶修左瞅瞅右瞅瞅,招呼包子和蓝河换个座位。

包子问得一脸天真无邪:“为什么啊老大?”

叶修扯谎脸不红心不跳:“你个儿大,坐我旁边有点挤。”

“哦。”包子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走到蓝河边上,“来,班长,老大让我们换个位。”

其余三人看了看蓝河,再看了看罗辑,一秒钟否定了这个极其不靠谱的理由。蓝河调到叶修身边刚想说什么,只见他从抽屉里掏出几份卷子,笑得凉飕飕的。

蓝河瞟了一眼密密麻麻布满题号的试卷顿时有点心里没底。

叶修说我们做完讲,讲完再回去。

 


28

六点半是学校里稀稀拉拉没几个人还在的时候,住得近的都已经吃上饭了。被叶修留下来的六个人才刚刚开始痛苦。

写卷子的时候叶修也没去打扰他们,开了个网页带着耳机看视频。蓝河瞟了几眼,似乎是某年港大对交大的辩论赛。叶修对这个似乎有浓厚的兴趣,看的时候神采奕奕,简直是换了个人。

蓝河默默记下,写他的物理去了。

一个小时后视频放完了,叶修这才意犹未尽地动了动肩膀,站起身踱过每个人身边,那效果跟监狱探照灯似的,目光扫过之处便是一阵刺麻。几个心理素质差的被叶修盯得冷汗都快掉下来了。

当蓝河做题做到几乎麻木的时候,叶修忽然凑过了头看他卷子。

这种憋屈想必每个人都有。老师来了特紧张,越紧张越容易出错,越怕出错就越紧张……更加悲剧的是蓝河正好写到一道有些棘手的受力分析题。铅笔上上下下画了半天愣是一条线也没画出来。

“别紧张,再好好想想。”大概是怕打扰到别人,叶修的声音比平时轻上许多。

蓝河心里还是乱了:“叶老师。”他艰难地开口,“你这样看我写不出来……”

叶修皱了皱眉,蓝河不敢再说话。他当是叶修生气,不一会却惊讶地发现一阵温柔的触感覆上手背。

是叶修的手。

蓝河的脸窜上一抹红:“叶……叶老师……你……”

叶修没在意那么多,沉声解释:“对绳子进行受力分析,受到杆对它的拉力,小球对它的拉力……”

全程一直把注意力放在手上的蓝河脑中混乱一片,只觉得声音接二连三地传进他的耳朵里,嗡嗡地和烟火一般炸开来。叶修在说什么,说到哪里,他已经不清楚了。只觉得过了好久好久,叶修的声音突然明朗起来。

“……类似的题型还有这张试卷反面第38题,你试着解一下。”

“啊?嗯……”

叶修走开了好一会,蓝河仍然盯着自己的手猛瞧,像是能盯出个洞。

除了父母,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亲密地握住他的手。蓝河的第一反应是像个女孩一样又羞又惊,满脑子都是卧槽叶老师这光天化日众目睽睽朗朗乾坤的。想了一会,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无非是叶修帮他讲解题思路而已。自己是个爷们,被握个手又不掉块肉又不吃亏的,瞎想啥呢。

他吁出一口气,只觉得叶老师的手真好看。

 


29

写完加讲解花了近三个小时,直到天都黑透了叶修才放他们下课。

蓝河收拾书包的时候听见乔一帆感叹了一句:“咦,这么晚啦。”他抬头一看,也是一惊:“艾玛……”

叶修问:“怎么了?”蓝河表示没赶上末班车,他顿了顿说:“你家住哪?”

“呃,J小区。”蓝河老老实实地报出来,虽然不知道叶修要干什么。

叶修做出决定:“正好,顺路,我载你吧。”不顾蓝河满脸慌张的神色,他又问:“你们呢?有没有要我送的。”

乔一帆和罗辑住得近可以步行回家,唐柔有家人接送,包子骑的是摩托车。

高中生骑电瓶倒是很多,像包子这样骑摩托的不多见。况且他看上去粗手粗脚的,不知道技术怎么样。叶修显然有些不放心,走之前特意叮嘱了包子一句:

“路上小心点啊。”

“放心吧老大,我从小学就开始骑摩托了!”

大家都很好奇包子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才会让他从小骑这么危险的玩意儿。

不对,危险的不是摩托,是骑摩托的人。

 

一行人出了教学楼便分开了。叶修要去停车场,对蓝河说让他在这等着,自己把车开过来。

蓝河仍然坚持自己可以打车回家的:“总之叶老师真的真的真的不用麻烦你了!”

叶修一脸正色,现在这么晚了你要出了什么事我可是要负责的。

看他不置可否的样子,蓝河已经没有力气再推辞。况且今天的确是晚了些,他知道叶修也过意不去,欠他的人情就之后再还吧。在寒风中站了一会,叶修的黑色现代终于映入蓝河的眼帘。他想拉开后车门的时候,听见叶修尴尬地说:

“你坐副驾位吧,后面有点不方便。”

 


30

蓝河一坐上副驾驶的位子就从后视镜知道后面为什么不方便了,感情叶修是把车当仓库使的。乱糟糟的放了不知道多少东西。座位上放着书、毛巾、毯子、餐巾纸、拖线板、衣服——似乎还看到一个上了牙膏的牙刷和不知道放了多久的饭盒,最多的还是后备箱里的泡面,一箱一箱和批发似的。

蓝河眼角跳了跳,又跳了跳。他不停地提醒自己这个人是老师这个人是大神……可他都开始怀疑这个人是冒牌的叶秋。说什么叶秋是他的弟弟,都是胡诌的吧?他不禁这么想。

这边叶修气定神闲泰然自若,甚至打开广播放起了音乐。毫不在意自己和狗窝没什么两样的后座。

至少,他还知道后面不方便。蓝河只好这样安慰自己。“叶老师一会我帮你收拾收拾后面吧。”

叶修毫不推辞:“行,那就交给你了。说实话还真是好久没人给我整理了。”

一副大爷的口吻,嘲讽得不行,蓝河却没觉得讨厌,又或是已经习惯了。


评论(1)
热度(106)

© 知之为知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