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之为知之

叶蓝/喻黄/双花/林方/肖戴无抗力;
叶乔/西湖组初心;
小乔/肖队中心什么都吃;
叶受/高乔高雷点莫戳;
其它CP欢迎安利。

抽风删日志性人格。

[叶蓝]师生之间61-65

小爆了下字数。

修文也差不多了(并不


◇CP:主叶蓝。喻黄/双花/江周/韩张/林方/刘卢/包罗等。

◇大概是调职老师叶修×好学生蓝河的故事。

◇文风不傻白甜,也很无聊!慎入慎入慎入!(重说三…。

◇HX期间全程清水。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

 

 

—— —— —— —— ——


61

半个星期风不平浪不静,好歹也算过去了。

到了运动会前夕,叶修心情极佳。说好的小测都取消,改成自习放羊。蓝河看着他插着口袋看风景的背影默默地翻开了语文书。

叶老师今天要去相亲?

他盯着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足足有五分钟,突然想起,昨天笔言飞告诉他材料凑齐后,他就去QQ上敲叶修,也不知道对方看没看见就下了。

原来是为了这个开心啊。

蓝河默默吐槽了一句,一目十行扫过东家有贤女……还是看不进去啊。脑袋一歪埋进书里,蓝河眨了眨眼睛,想到他和叶修的QQ聊天记录。

“你在发光。”

他似乎能听到叶修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发你妹的光!我又不是萤火虫!

蓝河觉得脸有点烧,感觉自己不太正常,或者说自从碰上叶修以后他的生活都不太正常。不过自己被他肯定还是很开心的,毕竟他可是叶神啊,能被他夸奖,蓝河已经很荣幸了。

至少在这个学校他第一个称赞的人就是自己吧?蓝河嘴角上扬,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对着书本傻笑起来。

刚想回头借支笔的罗辑看见蓝河的样子吓尿了,后者就像少女漫画走出来的人物似的,孔雀东南飞有啥好笑的呀,“蓝河……你怎么了?”

蓝河立马恢复了一张正常脸:“嗯?”

“……没事,借支笔。”

 


62

前面说了,叶修今天心情极佳。鉴于明天就是运动会,他还临时放了六个人的假,顺便拦下了想来办公室抢人的韩文清。

“老韩,你看他们最近这么辛苦,要不今天就别训练了吧。”叶修乐呵呵地拍拍韩文清的肩。后者被他拍得七荤八素地应了一声,脸色不大好看。

原因很简单。韩文清今早看城市报的时候特意留心了下明天天气。这几天艳阳高照,不巧偏偏从明天开始下暴雨。如果两三天也就罢了,据说这次的雨即将持续两个星期,还伴随着台风的到来。要是等台风过去再想办运动会就有些不太现实了。

叶修是从来不看天气的人,所以此时并不明白韩文清沉默的原因。

“怎么了老韩,和张新杰吵架了?”

“没。”韩文清一句废话都懒得和他扯,挣开他的手臂就走。

叶修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好问蓝河:“他这是怎么了?”蓝河于是把这样那样的情况告诉他。

叶修罕见地没吱声,安安静静地看了一会韩文清离开的方向,有些黯然。过了很久才吁出一口气,像是叹息。

蓝河知道叶修和韩文清是高中同学。两人看似对不上眼,实际上比谁都了解彼此。

 

叶修沉默,他也沉默。两个人一齐走向停车场,耳边传来男生之间的追逐声。

蓝河觉得哪里不对,抬眼望望叶修的背影和平时无二,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直到快到停车场的时候看见包子骑上一辆看似酷炫霸叼拽的摩托他才惊醒过来:“不对啊!今天又不补课,我和你走干吗?!”

包子的摩托是装了音响的,他转了两下把手发动机车。也不知是不是他故意,此时此刻放的是那首经典的快乐老家,其中第一句就是“跟我走吧,天亮就出发”,特别应景。再加上停车场的回音效果特别棒,在叶修和蓝河听来这首歌就变成了:

“跟我走吧……我走吧……走吧……”

蓝河暗骂了声“靠”。前面的叶修几乎笑喷,艰难地举起手朝包子的方向晃了晃。

包子驾驶摩托轰鸣着从两人面前驶过,嘴里大叫:“老大,我打扫好了啊!”声音被呼啸而过的风刮去一大半,声音不清不楚的。

两个人愣了许久,叶修这才反应过来包子说的是值日的事,摇着头去找车。蓝河却还陷入深深的震惊中没缓过来。

因为在他听来,包子骑着摩托飞驰而过的时候是这么说的:

老大,帮我问大嫂好啊!

 


63

车子在热身,两人无聊得很停车场又没有风景可看。蓝河系上安全带,听见叶修问:“如果明天下雨,你是想上自习还是上课?”

无论哪个对于他来说都没差,所以他说了句:“随便吧。”

“要不来我办公室打荣耀?”

“……”蓝河睨他,“这你也想得出来?”

“这有什么,黄少天晚自习的时候还开了文州的电脑下副本,被我在网游里发现写了八百字检查,顺便抢了个BOSS首杀。”

蓝河噗嗤一声,问:“喻老师也玩荣耀?”

“玩啊,两个办公室都在玩。”

蓝河只当他是鬼扯,为自己上班时间玩游戏找借口:“那我上次去怎么没发现?”

“读卡器放桌上你没看见?哦,他们隐藏得有点深。你下次留心点角落,还有茶杯什么的。”

“……”茶杯是怎么回事。

“有空一起吧。”叶修一瞟他,“今天早放和你妈说了没?”听到蓝河说没有,他倒是显得很高兴,“行,我想去小吃街逛一圈,顺便吃个晚饭。向导带路吧?”

叶修做出的决定永远是那么出人意料,蓝河有些窘迫:“等……等等,我……”带路倒是小事,上次也答应叶修了。关键是他今天一分钱都没带,要是让叶修请客就有些过意不去了。

“这可是我第一次来G市,况且快要撞上台风了,机会难得啊。”叶修一边说一边踩下油门,“今天算老师请你的。”

“叶老师,你……”蓝河看叶修不置可否的样子,于是放弃了挣扎,大不了下次再请回去,“出校门左拐。”

叶修咧开了嘴:“好。”

 


64

蓝河虽然是土生土长的G市人,却也没什么机会逛夜市,叶修就更不必提了。两人围着热闹的摊头感觉哪都新鲜,足足吃了两个小时。吃到连蓝河都走不动了这才心满意足,在路边随便找了个石阶坐了下来。

行人依然很多,嘈杂声一下一下敲打蓝河的耳膜。空气中有轻风流动,似乎是台风将至的预兆。

“酒足饭饱思淫……咳咳那啥……”叶修悠悠抬头,对着夜空感叹。今天没有星星,一轮圆圆的月亮挂在夜中天。

蓝河打个嗝都是鱼片粥的味道。叶修想的是酒足饭饱思淫欲嘛,他懂的。

叶老师,下次换我请你吧。他这么说。

叶修回道,好啊。

蓝河听见他应了这声,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像是愉悦,又像是满足,和他刚刚吃过的棉花糕有些相似,让他忍不住回味了几遍,还是有些微妙。

这边蓝河还在沉思,只听见叶修的声音蓦地转了调,有些颤抖:

“我18岁那年……也有个人拉我去逛小吃街。那家伙在人前跟你一样,和和气气的,在我面前像个疯子,疯得和张佳乐似的,但是没他野。”

“那天他和我翘了晚自习,到了街上才想起来没带钱包。我当场揍了他一拳,问他是不是故意的。他笑得一脸无耻,说那就叶修大大请客吧。那个时候东西没现在这么贵,我手上又攒了些闲钱,两个人就放开肚子吃了一条街。可能是吃杂了,回去之后我肚子疼了好一阵子。可气人的是他吃的比我多,倒是一点事没有,还在厕所外面说风凉话。”

蓝河静静地听着,低头盯着坑坑洼洼的台阶,手指在凹陷处一拨一拨的。

“后来,他欠我的钱一直没还上,也没机会还了。”

故事戛然而止。叶修无声无息地坐在那里。蓝河侧脸望他,月光照得脸庞分外柔和,风吹乱了他的发梢,叶修的眼角闪闪烁烁,他盯了一会才觉出那是眼泪。没等他惊讶,那个人却在这时站起身,一句话也没说。

蓝河还没来得及说句等一下,叶修已经迈开了步子,远远地把他甩在身后。



65

“回来了。”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你们叶老师今天拖得有点久啊?”蓝妈妈一见蓝河满脸的疲惫之色,也不再多说话,张罗着给他热菜。

“妈,不用了。”蓝河叫住转身进厨房的蓝妈妈,“我吃过了。”

“哎……吃过了?”

蓝妈妈疑惑地看在蓝河消失在门后,端着盘子的动作停下了。

 

虽然今天没有布置作业,不过蓝河连书都没有翻一下,心情的确不好,甚至可以说是糟糕透顶。

蓝河把枕头压在脸上,闷得他快喘不过气。

他一条一条地整理着和叶修有关的一切。到最后才发现,原来短短两个星期也可以有这么多回忆。

从替他买烟开始,一次一次地去他办公室,知道他是昔日的叶秋,听他说韩文清的糗事,课后的补习,从苏沐橙那里听说了八卦后自己的胡思乱想,每天送自己回家,帮他收拾车,在操场观望,帮自己在孙翔面前解围,知道他也在玩荣耀,和他一起逛夜市。

不对,最早应该是在网游里,叫他兄弟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们就认识了。

 

他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靠近叶修,可这种想法确是太天真、太可笑了。

今晚区区几米的路程,彻底地打碎了他可怜的念头。

因为他知道那是再怎么奋力奔跑也追不上的距离,是如此简单而又绝望的几步之遥。


蓝河攥紧了枕头。他还没有意识到痛苦的从何而来,又是为何而来。


评论(13)
热度(117)

© 知之为知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