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之为知之

叶蓝/喻黄/双花/林方/肖戴无抗力;
叶乔/西湖组初心;
小乔/肖队中心什么都吃;
叶受/高乔高雷点莫戳;
其它CP欢迎安利。

抽风删日志性人格。

[叶蓝]师生之间66-70

◇CP:主叶蓝。喻黄/双花/江周/韩张/林方/刘卢/包罗等。

◇大概是调职老师叶修×好学生蓝河的故事。

◇文风不傻白甜,也很无聊!慎入慎入慎入!(重说三…。

◇HX期间全程清水。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

 

 

—— —— —— —— ——


66

天气预报说的没错,第二天果然下雨了,暴雨橙色预警信号。

从天而降的雨水将路面冲刷得干干净净,还没到学校鞋就湿了一半。蓝河只好叹口气,挽着裤腿到班级。

今年的运动会是铁定没法开了。班主任们见了韩文清的低气压纷纷避让,将晨会让给了他。

韩文清来到8班的时候,叶修正在强调考场纪律。靠门坐的一个女生眼疾手快地开了门,韩文清抱着双臂站在门外看他。

叶修问得很简洁:“什么事?”

韩文清也回答得利落:“说几句话。”

“……”叶修走下讲台,“十分钟后我再过来。”

说完却没有走出教室,而是蓝河面前敲了敲桌子,示意他跟上。蓝河是有些不情愿的,可叶修也不会在这种场合没事找事,只好跟着他到办公室,站在一边。

叶修发觉他有情绪,只是掩饰得极好,没有流露出来,而且是针对自己的。他说:“你今天看上去不对劲啊。”

蓝河当然在为叶修的事糟心。现在听见他这么问,试图按下内心的烦躁,“没什么。”

叶修一听,心中更是确定。只是他反复回想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似乎并无不妥。怎么就对自己不满了呢?难道是对自己没爱了?叶修心里胡思乱想,嘴上仍是一本正经说:“晨会的时候我就发现你没什么精神,到底怎么了?如果是我的问题不妨指出来,别把情绪带到学习中。”

似乎是被叶修的话打动了,蓝河的表情终于有些变化。他皱了眉,翕动两下嘴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67

叶修叹口气:“我知道你是在生我的气,能不能告诉我错在哪里?”

“不是……不是因为生你的气。”

“那是为什么?”叶修追问。

“我……”蓝河对上叶修的双眼,神情局促不安。毕竟为了这点小事就闹别扭什么的,实在是太小家子气了。

这点小事?

蓝河的心中掠过这四个字。

对啊,他为什么要为了这点小事而彻夜烦恼?是因为叶修与他先前遇到的所有老师都不同,才会特别在意吗?

蓝河脑中一片朦胧,像是有片白茫茫的雾,散不开拨不清。他伸手抓到了什么,又看不清它的面目,心下焦躁。但是,他能听见有个声音确实地响起,轻微,却坚定。

不仅仅是因为这个。

那还有什么?

蓝河越想越疑惑,但面对叶修,没时间让他细细思索。他努力地想找个理由应付过去,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黄少天的话,“叶老师,听说有人给我情书……”

咦,我怎么……不,我明明不想问这个啊……这样一来叶老师不会生气吗?

假如上天再给蓝河一次机会,他绝对不会再对这件事提上半个字。当看到叶修一瞬间沉下去的脸时他就后悔了。

“你是在怪我没有告诉你?”叶修神色阴晴不定,缓缓道,“我本以为你不会在意细枝末节的事情。虽然这件事的确是我做得不妥,但是你不觉得应该把生活重心放在更有意义的地方吗?早恋会带来什么,带去什么,我想你是清楚的。为了这种事而萎靡不振,说实话,我对你很失望。”

他拉开最底下的抽屉,将那封未曾拆封过的信甩到桌子上。

“拿去。”

蓝河无措地绞起手,雪白的信封像是一片枯黄的荆棘扎入他的心中。

 


68

8班人并没有看到叶修,只有精神恍惚的蓝河。

韩文清还在讲台上,虽然没说话,却没有人敢出声。倒是他自己问:“叶老师呢?”

破天荒的,蓝河居然连看都没看他一眼,甚至反应都没给,趴在桌上一动不动。

气氛立刻僵凝至冰点。

众人觉得难以置信,旋即意识到蓝河受的打击肯定不小。不然也不至于这样。

好在韩文清阴沉的心情已经过去,看蓝河面色惨白失魂落魄的,也没发火,奔着叶修办公室去了。

 

蓝河也不知道这一天是怎么度过的。只记得自己浑浑噩噩地上课,心不在焉地抄笔记,敷衍着来自四面八方的问题。上叶修的自修时他几乎没抬过头,盯着书本一字一字地看过去。

他甚至不敢和他对视一眼。

也许是辜负了叶修对他的信任,在他身上浪费了太多的精力和感情,也许他还在为隔夜的事沮丧,抑或是将错归咎于那个写情书的女生。

总之,现在的蓝河处于低谷状态,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劲。

今天的补习就让罗辑替他请假吧?就说家里有事要早点回去。蓝河这么想。

 


69

然而叶修主动取消了补习,原因是连绵不绝的暴雨仍然没有要减小的迹象,甚至在放学前特地关照了几句。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他,这个时候出现在教室中,是极为罕见的。

他转而对罗辑说,你们几个也早点回家吧。

罗辑顷刻间没反应过来,因为往常,这种话都是对蓝河说的。他一边应下,一边窥着蓝河僵硬的表情。他相信蓝河也意识到了这个微不足道而又确确实实存在的不同。

当然不止是罗辑。所有人都发现,叶修和蓝河之间有什么变了。

只不过这个变化很微妙,并且仅仅过了一天,他们觉察不出微妙何在。只觉得两人的行为处事都与以前大不相同。这一点在蓝河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蓝河自己是有所察觉的吧,罗辑想。

 

叶修宣布放学的时候正好落下一道惊雷,蓝河望着窗外滂沱的雨心烦意乱。

这么大的雨,撑伞显然是无力的,只好坐公交。只不过今天的公交会挤成什么样,蓝河已经不敢去想了。至于打车,能否在这种拥挤的路上看到出租还是个问题。

一时间他有些迷惘,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如果我没有和叶老师闹矛盾的话,或许还可以搭他的车回家吧?

假使是昨天之前的蓝河,也许还会这么想。但如今经过了一番思想斗争,有了叶修就能怎样怎样,这样幼稚的想法,他不会再有。

他永远是教书育人的老师,他永远是他的学生。无论私下再如何交好,当他犯错时,叶修永远会毫不留情地斥责他。

这才是一个出色的老师必须尽到的责任。

蓝河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他不怪叶修,要说错的那一方绝对是自己。现在需要的,是让他沉静心绪的时间,和向叶修坦白错误的勇气。

这些问题分明都想通了,他心头却仍然有个结未解。

 


70

自习轮着上语数英,魏琛也不是班主任,一天下来无聊得很。看着办公室内冷冷清清,想跑到隔壁凑热闹,确是也没几个人。

林敬言和方锐聊房价聊得正激动,似是要置办一套新房。魏琛估摸着双方是出柜成功了,也挺识相,没去打扰。

转眼一看,只剩下韩文清,动也不动和罗汉似的坐着。他知道韩文清今天心情不好,况且本就不是谈得来的人,和他聊天还不如到林敬言和方锐那被驴踢,只好装模作样地寒暄两句,灰溜溜地蹚回去,抬头看见叶修回来了。

叶修此时和韩文清一样被低气压笼罩,甚至更甚。魏琛战战兢兢地问:“老叶你没事吧?”

叶修眼神复杂地看了他一眼。

“老魏,你说我做错了吗。”

“……啥?”魏琛被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搞懵了。

“蓝河的事。我是不是说得太重了?”叶修指指桌上,原封不动躺在那里的信。

“你俩的事儿我怎么知道,我又没听。”

“得了吧你,就坐我后面。我还不信你不会听。”

魏琛翻了个白眼道:“你说的话有多少分量你自己知道。想当初在嘉世的时候,你不是也把邱那啥的小崽子骂了一顿……”

“邱非。”叶修插了一句。

“哎对,反正就那么一个人。”魏琛接着说,“后来那孩子要强,读书读得比谁都勤奋。我看蓝河比起他也差不到哪去,他学习需用担心什么?再说情书这事儿,我看是有什么误会。你又不是知心姐姐,他要是想谈恋爱早谈了,还找你来要什么情书啊。没准他是为了别的啥,不好意思和你说呢。”

“哎老叶,我怎么发现你对蓝河特别上心啊。”魏琛忽而奇怪地看着他,“你和他啥关系?速速招来。”

叶修没应声,愣在那有点像电脑死机的感觉。

魏琛皱了眉嚷嚷道:“听见老夫说话没?哑巴啦你?!”

他刚想伸手推一把叶修,只见那个人飞快地站起身,跑下了楼,匆忙间连最离不开的烟盒都没记得带走。

这是有啥急事儿?跟抽风似的。

魏琛立刻挪到窗边,惊讶地看着他像一道闪电般,只身奔入倾盆的大雨中。


评论(19)
热度(113)

© 知之为知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