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之为知之

叶蓝/喻黄/双花/林方/肖戴无抗力;
叶乔/西湖组初心;
小乔/肖队中心什么都吃;
叶受/高乔高雷点莫戳;
其它CP欢迎安利。

抽风删日志性人格。

[叶蓝]师生之间84-86

◇CP:主叶蓝。喻黄/双花/江周/韩张/林方/刘卢/包罗等。

◇大概是调职老师叶修×好学生蓝河的故事。

◇没啥好说的……准备开虐


—— —— —— —— ——


84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蓝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当事人淡定地咬起了吸管,水汪汪的眼睛特别无辜,只是闭着嘴半天没蹦一个字儿。一时间格外静默。

饶是被喊到的叶修也愣了半晌:“啊……?怎么了?”

“你不是不让叫老师吗?叫叶修?还是叶qi……”

“哎哎哎。”叶修推一把他杯子,用眼神警告他,“叶修就叶修,随你怎么叫。”

老师们吃的时候几个学生不敢在面儿上造次,暗搓搓地掏出手机开了个讨论组聊,围绕蓝河那句响当当的“叶修”展开激烈的讨论。

黄少天这会来了劲,噼噼啪啪问得桌子另一头的蓝河头都要埋下去。被黄少天同化的张佳乐也穷追猛打,两人包围夹击,蓝河负隅顽抗,终不敌对手,节节败退。

于是他愤怒地放下手机将杯中的雪碧一饮而尽。

黄少天开心地咯咯笑,被喻文州敲了一筷子。

“少天,别欺负人家蓝河。”

黄少天大惊失色:“我去,文州你看到了?!”

“谁欺负我家小蓝?”叶修嘴里塞着肉片含糊不清地说道,“黄少天,你还要不要及格了啊?”

“叶不羞你这是假公济私公报私仇,我投诉你啊!蓝河你听见他说什么了没?还不快管管你家班主任!”边说便朝着蓝河挤眉弄眼,一副牺牲小我成全大我的壮烈表情。

蓝河怒气未消,翻了个白眼:“他不是我家的,我不管。”

叶修嘿嘿两声,脸上清清楚楚的嘲讽,推席起身去门口点了根烟。黄少天偷偷在他背后竖中指,又被喻文州敲了一筷子,悻悻然收回手。

张佳乐登时拍桌子狂笑不止,肩膀抖抖抖,抖到孙哲平怀里。

孙哲平淡定地问你笑什么。

“哈哈哈……黄少天是……被一根筷子征服的男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黄少天涨红了脸:“妈蛋张佳乐你给我等着!”一左一右抄起两根筷子就要冲上去。喻文州这次倒也没拦下,笑嘻嘻地不言语。

王杰希很头痛。一边侧身挡住卢瀚文挥舞得停不下来的胳膊,一边忍受黄少天和张佳乐混战时飞来的作业本盖在脸上的疼痛,像看精神病人似的瞪着四周。

肖时钦苦笑,低头发家校路路通。

蓝河环视一圈,摇摇头。悄然走到烟雾缭绕的人身边时,一根烟烧得只剩个烟蒂了。那人没回头,好像知道是谁似的,说:“蓝河。”

“叶修。”

叶修的眸子动了动。他猛地吸了最后一口,将烟头扔到店外,火星一会就被雨水冲灭了。谁都没有发现,他的手在抖。

 

一个无意识的举动,一句无心的话,都开始摧毁他辛苦筑了数年的堡垒。现在只待某双手将它推翻,现有的关系轰然倒塌,爱情的发酵取而代之。

他对自己说,你教了近十年书,难道就砸在这个小班长手里了吗。你引以为豪的职业素养和处事原则呢。

可是他快忍不住了。

上一次对学生这么用心都是在嘉世的时候了。但除了作为老师对学生的器重,叶修对蓝河又多了份情感。

他是一个成熟的社会人,很明白那份情感叫做喜欢。

他用三个星期的时间喜欢上他的学生,他的学生同样喜欢上了他。

可是相爱的两人要用一生为彼此负责,而他不能用一时的冲动让蓝河替他埋单。

因为所谓师生,不过一道峭壁悬崖。即使只有数米宽,若硬要逾越天堑,也便会坠入万丈深渊。这样的后果叶修承担不起。

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在围墙之后,再筑一层固若金汤的铁壁。

 

他面无表情地转过身,迎上赧然慌张的目光,声线冰冷到自己都觉得透骨。

“叫老师。”

然后他侧首,避过对方不可置信和静默隐痛的视线。

 


85

假期中最恐怖的事情是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成绩和排名会嗖地一下飞到了父母的收件箱中,所以大多数人过得其实并不踏实,但这些人中并不包括黄少天和张佳乐。前者是成绩不差,后者是神经太粗。

麻辣烫小分队暂时解散了,但那个讨论组被保留下来。并且由于讨论组无法被屏蔽的缘故,蓝河的QQ几乎每分每秒都在被黄少天消息轰炸。

这能算网络暴力么?蓝河吐槽道。

他戳开讨论组,黄少天和张佳乐一如既往地在掐架。而且从消息量来看,已经掐了不少时候了。

这两个人骂到现在了还不累吗,他看着都累。

于是蓝河插了句嘴。

 

蓝桥春雪:你们差不多停了……

 

一时间不管是黄少天还是张佳乐都没说话,蓝河怀疑他断网了。

过了十秒,黄少天回了十分简短的六个字,完全不是平时连篇累牍的风格。

 

夜雨声烦:蓝河你没事吧

 

顷刻间,放在键盘上的手僵硬得不行,但他还是敲了一句没事。

却按不下回车。

眼睛干涩得有点疼,他对着屏幕上不断跳脱的文字使劲眨眼。鼻翼渐渐发酸,可就是流不出一滴眼泪。

明明悲伤到极点还要微笑故作坚强,想要忘记什么但满脑子都是那个人的模样——这现象就是黄少天和张佳乐沉默的原因。

蓝河失恋了。在没有表白的条件下,进行了一场无疾而终的暗恋,为期七天。

 

他设想过无数种的拒绝,却没有哪一个会如此的彻底和残忍。对叶修的爱慕早已深深扎根,拔时牵扯血肉,好似与心脏绞在一起,感受连呼吸都艰难的绝望。然后带着一个血淋淋的伤口,用每一次跳动的疼痛将他摧残得体无完肤。

可是这世上,能伤你的都是你爱的。

所以你能说什么。

在泪水挣扎出眼眶之前,蓝河颤抖着将消息发送出去。

 

蓝桥春雪:没事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86

叶修终究没能赢到和苏沐橙打赌的那两百块,原因是罗辑排在第七十二名。不过也不差,至少挤到前一百了不是。于是善解人意的叶老师也没有在晨会上打击罗同学的积极性。只是顺便提醒全班,期初考已经过了,期中考还会远吗。

一晃眼十月过去,所有高二以上的学生都以考试讲评继续考试的过程循环反复了近一个月,高强度的脑力劳动别说是学生,就连许多新进老师也吃不消,纷纷倒在教学前线上。

几个班主任倒是每天喝喝茶降降火,备课批卷和插科打诨两不耽误。

尤其是养生专家王杰希,每隔几天在高二教师群里发上几段。魏琛打开一看,什么天冬玄参黄连金银花大青叶,全是看不懂的中医方子,几钱几两标得清清楚楚,总之怎么麻烦怎么来。

魏琛默默地把这段文字复制,戳给常年闭群的叶修看。换做平时的他也就回一个呵呵鄙视一下他的无聊然后关窗。

可是这次叶修居然一本正经地回了一句:“你去问问大眼有什么治头痛的方子没。”

这可了不得了。魏琛嚷嚷:“王师傅,老叶说他头痛,你快给看看。”

王杰希批卷子呢,笔下刷刷刷,淡定道:“我是老师,不是校医。我也不是村口的王师傅。”

叶修没吱声,搁那儿揉太阳穴,皱着眉一脸的痛苦。江波涛打完电话进办公室,还没放下手机,先叫了一声:

“哟,叶神这是怎么了?”

“没事,大概是这两天风吹的,小感冒而已。”

这回王杰希抬头了。肖时钦说:“还是多喝水多休息吧,吃点中成药什么的。快期中了,你别在这个时候倒下。”

叶修抬了抬手。



评论(33)
热度(119)

© 知之为知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