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之为知之

叶蓝/喻黄/双花/林方/肖戴无抗力;
叶乔/西湖组初心;
小乔/肖队中心什么都吃;
叶受/高乔高雷点莫戳;
其它CP欢迎安利。

抽风删日志性人格。

[叶蓝]师生之间102-103

◇CP:主叶蓝。喻黄/双花/江周/韩张/林方/刘卢/包罗等。

◇大概是调职老师叶修×好学生蓝河的故事。


—— —— —— —— ——


102

散人是一个神奇的职业。如果此时此刻坐在电脑另一头的是叶修本人,蓝河和张佳乐早就分分钟跪哭了。可对面坐着的是剑圣黄少天大大,此时用着君莫笑的账号卡在竞技场与两人切磋,输了没几盘就摔鼠标嚷嚷着不玩了。

“黄少天你行不行啊?”张佳乐嘲笑他,“不行换夜雨声烦来,别说我们欺负你。”

“靠靠靠靠靠滚你!老叶这个千机伞太邪门儿了,连个说明书也没有!技能还都这么挫!”

黄少天气得都喷麦了。蓝河很想知道喻文州和叶修到底在聊什么才能忽视黄少天这个人工扩音器。

张佳乐笑得直打跌,蓝河在一边匆匆忙忙扶住他的耳麦。张佳乐在那叫道:“喻文州喻文州喻文州,快来收了这话痨!”

“妈蛋!”黄少天立刻集火张佳乐,“话说你到底出什么事了,再不说我就问孙哲平了啊。”

问孙哲平,这不是存心给张佳乐难堪么。蓝河连忙说黄少你别,问孙哲平还不如问我呢。说完看了看面色如灰的张佳乐。

张佳乐无语凝噎,觉得自己那丢脸事儿瞒是瞒不住了,还不如自己添油加醋地说一遍。

黄少天听完,又是唉声又是叹气,沉痛地表示了对张佳乐的无限同情。而后忽然说:“蓝河,我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我怕讲了你会心烦,可是不讲我会被憋死的!”

“你还是别讲了,憋不死你。”张佳乐鄙视。

“还是讲吧。”蓝河痛苦地闭上眼,直觉告诉他这事一定关于叶修,“……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黄少天说,“我刚去嘘嘘,听见叶修说他最近亚历山大,这么大年纪了还没谈朋友,家里催得紧,可又没找到合适的,正和文州抱怨呢。文州就问蓝河那事怎么看,叶修说他原来明明清楚的,现在又糊涂了,还说他这辈子都没这么糊涂过。他到底糊涂啥?我都糊涂了。哎,蓝河你说这事是不是有转机啊?”

这番话信息量太大,蓝河花了足足半分钟才反应过来。

这是转机吗?蓝河有点不敢想,自从他暗恋叶修以来都不知道自作多情了多少回了,这话他也只能当玩笑听,不去做其它推测。

可是他清楚什么,又糊涂什么呢?


黄少天实在不适应这个妖孽的千机伞,匆匆换了夜雨声烦的账号卡威风凛凛地打JJC。蓝河看着自己的蓝桥春雪被夜雨声烦一套幻影无形剑削去了大半管血条,心疼得要死,同时也明白这一盘自己是毫无胜算了。

除非黄少天那里出了状况。

蓝河刚想打gg,只见公屏上跳出一个“干”字,夜雨声烦所有的技能瞬间取消,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卧槽,真出状况了?

趁这段时间偷袭夜雨声烦这种无耻之事蓝河还是干不出来的。要是换了张佳乐,早就手雷噼噼啪啪扔上去了。


蓝桥春雪:黄少你怎么了

蓝桥春雪:要我等你吗?

蓝桥春雪:黄少你还在吗……


三句打完,对面还是没有任何反应。蓝河想不到究竟是什么情况会让黄少天抛下PVP,连打一句话的时间都腾不出来。

瞅了瞅隔壁,张佳乐正和他们公会的人抢BOSS抢得正昏天黑地,其中一支势力居然还是蓝溪阁。

蓝河顿时不淡定了,飞快地打上一句“黄少我先走了去帮蓝溪阁抢BOSS”。刚要发送,夜雨声烦忽地冒出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消息。


夜雨声烦:你等我一会,别动


下一秒,夜雨声烦竟然退出了JJC,再下一秒,夜雨声烦居然下线了。

逗我呢黄少???蓝河心说搞什么搞什么,在偶像和公会间纠结了半天,还是选择了前者。等了一两分钟,终于有个人进来了。

“……”蓝河看着那人顶着君莫笑的名字,无语,“黄少你玩得很爽啊?”

一会说不适应散人换了夜雨声烦,一会又把君莫笑送了上来。黄少天没吃药吧。

更奇怪的是对方的回复每次只有简短的几个字,简直不像他。


蓝桥春雪:黄少你玩得很爽啊?

君莫笑:没有啊

蓝桥春雪:你刚刚干嘛去了……

君莫笑:上了个洗手间

蓝桥春雪:……

蓝桥春雪:那你也不说一声,怎么又换了这个号?

君莫笑:这个号用着顺手

蓝桥春雪:汗,你刚刚不还说千机伞邪门儿吗?

君莫笑:哪里邪门儿了,明明是他不会用

蓝桥春雪:???


蓝河终于发现有点不对劲了,这个人好像不是黄少天啊?

不是黄少天,又说这个号顺手,难道是……

蓝河吓得冷汗都要掉下来了。



103

蓝桥春雪:你是谁

君莫笑:你说我是谁

蓝桥春雪:…………

蓝桥春雪:叶老师?

君莫笑:嗯,今天没上自习啊你们

蓝桥春雪:学校通知放假了

君莫笑:我知道,我也就是这么一问

蓝桥春雪:……

君莫笑:哎,好久没和你说话,想着来游戏上逛逛,怎么还是动不动就省略号?

蓝桥春雪:……老师你要做什么……

君莫笑:来一把?我可不像黄少天,正宗的散人快打,仅此一家,绝无分号

蓝桥春雪:……

蓝桥春雪:来


蓝河惊讶地发现叶修在现实中和游戏中完全判若两人,游戏中的他表现得好像其间的事从来没发生过一样。这虽然让他感到安心,却又有几分别扭。好比两个小伙伴冷战了很久,其中一个突然嬉皮笑脸地跑过来跟另一个勾肩搭背跟没事人似的,情况着实诡异。

蓝河完全猜不透他在想什么,事到如今再刻意维持距离未免显得太过幼稚,只好硬着头皮接受散人的考验。

尽管蓝河早就在各种野图BOSS的战场上见识过散人快打的厉害,但如此近距离受教还是第一次。从头到尾除了开招一个三段斩蓝桥春雪没能放出一个技能,这一场他坚持了一分半。

“再来?”叶修开了麦,沙哑的声音从耳机里流泻出来。

“来。”蓝河咬牙。

半分钟后蓝桥春雪扑街,那边张佳乐也刚好结束,得利的既不是百花也不是蓝溪阁,而是素来和蓝溪阁不太对付的中草堂,于是蓝河更加郁闷了。

“这是叶修?”张佳乐指着屏幕问道。

“嗯。”蓝河点点头。

张佳乐看了看蓝河,似乎并无异色,奇怪地问:“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蓝河更加奇怪:“我应该什么反应?”

“就……”张佳乐斟酌了一下用词,“就是那种被男主抛弃的女主角与之重逢的,那种心如刀绞的感觉。”说完还做了一个特悲痛的表情。

“……”蓝河沉默了一会,无奈道,“我麦还没关。”说着拔了耳机插头。

张佳乐心说不妙。果不其然,下一秒他便听到了叶修的嘲讽:“怪哉怪哉。张佳乐,听说你和孙哲平闹矛盾了,这可真真是稀奇事。同学之间关系这么紧张做什么,你们这些小年轻能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别让老师为你们操心吗?”

“同学之间保持距离怎么了!”张佳乐对着麦吼,“怎么了!”

蓝河斜睨了一眼张佳乐,恍然,原来被撩的不止自己一个。

“要我说,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别整天急赤白脸的。同学之间应该相亲相爱亲密无间, 和我们老师才需要保持距离。”

蓝河终于听出点名堂了。他也不多话,见到了午饭时间,便说要去厨房帮忙,让张佳乐一个人先玩。

张佳乐也没兴趣再和叶修理论。他问蓝河要不要帮他把号下了。

蓝河想了想,说,就这样吧。

张佳乐便转过头打游戏去了,他不知道此时的蓝河心里有多怨叶修。


每次当他觉得两人的关系终于有了那么一点微乎其微的进展后,叶修就会恰到好处地泼一盆冷水下来,将他浇得彻彻底底。

他以为自己已经不在意了,可是又怎么会,怎么可能会。

他删了叶修的QQ和手机号码,却仍然舍不得删了他的荣耀好友。

他现在很想变成三毛笔下的那棵树,站成永恒,站成没有悲欢的姿势。

他不是叶修,拥有那么强大的心脏来接受一次又一次巨大的落差。

可是他只能学着去接受。他想,也许总有一日,他会等来一个肯定的答案。


评论(26)
热度(111)

© 知之为知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