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之为知之

叶蓝/喻黄/双花/林方/肖戴无抗力;
叶乔/西湖组初心;
小乔/肖队中心什么都吃;
叶受/高乔高雷点莫戳;
其它CP欢迎安利。

抽风删日志性人格。

[叶蓝]师生之间104-107

◇CP:主叶蓝。喻黄/双花/江周/韩张/林方/刘卢/包罗等。

◇大概是调职老师叶修×好学生蓝河的故事。


呜呜呜呜呜呜求叶乔投喂(。


—— —— —— —— ——


104

“黄少天。”叶修斜睨着几乎挂在喻文州身上的黄少天,“你是来探病还是来捣乱的?怎么我一个转身你就玩起电脑来了?作业写完了吗?”

叶修摆架子,黄少天才不吃他这一套,理直气壮地说:“你们俩说话又不让我听,电脑放这不就是让人玩的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没那么勤奋刻苦,来你家还带作业。”

喻文州拍了拍他的肚子:“别嘴硬,还有一个星期就考试了。你语文和英语都不太好,还不趁最近补一补。”

“就是。”叶修伸手去把额头上那块可笑的退热贴撕下来,“告诉你,那套卷子是我出的,百分百新题,别想用百度蒙混过关。”

靠。黄少天怒,逼他去抄蓝河的。

想起蓝河他又是一肚子气,不过他没资格在这件事上妄加评论,毕竟不是人人都能像他和喻文州一样看得开。

“不百度就不百度,我抄蓝河一样的。”黄少天说,“文州我饿了我们回家吧,看老叶这也没什么吃的,还留在这干嘛。”

叶修现在一听见蓝河就萎,沉默半晌后干脆往床上一躺,对喻文州道:“走吧走吧,让我这个孤家寡人歇一会,恕不远送。”

“前辈好好养病,实在捱不住就请假吧。”喻文州拉起黄少天的书包,“那我们先走了。”

叶修窝在被子里,没有声音。

直到黄少天拉着喻文州消失,他垂死病中惊坐起,摸手机登企鹅。

蓝河……

对不起,无搜索结果。

他不死心,又翻了两三下,眼中的光渐渐黯了下去,沉重的黑色一点点漫上来。

以为对方占据的仅仅是一隅之地,而实际上那份沉甸甸的情感已经越过心中大半,甚至驻足雷池。

叶修一直觉得对方不会轻易放下。现在才发现,大概是他自以为是了。

他将被子拉过头顶,侧过身睡去。

只有被叶修扔到一边的手机屏幕上留下了一行冰冷的系统提示。



105

蓝河忧心忡忡地放下笔,只见坐在前面的罗辑哭丧着脸下来收试卷。他把蓝河的卷子翻来覆去看了一遍,看上去更为悲伤了。

心碎的不止罗辑一个,班里放眼望去还真的没有几个人能淡定如常。这张英语卷子一看就是九点水大神的手笔,四篇阅读变态得令人发指,也不知道他从哪挖过来的。英语老师将卷子收上来粗粗阅了一番,也是哀叹不已。

英语老师姓方名明华,和江波涛有些故交,沉稳可靠,人称方太后。这会方太后下了讲台,语重心长地和众臣子们抱怨:“带完你们这届我绝对不在高中教书了,绝对不教了!”

这当然只是句玩笑话。众所周知,方明华一直嫌初中那帮小屁孩一会乖一会闹特难伺候。其实这句话的中心大意是,珍爱生命,远离江波涛。

看着方明华匆匆离去的背影,蓝河吁出口气。前方的罗辑边哀嚎边把脑袋磕在了桌子上——语文又考!

嗯,离期中考只剩八天,还有两三轮小考,想想老师们也是蛮拼的。不知道叶老师的病好点了没?

意识到自己又开始矫情的蓝河同样把脑袋磕在了桌子上。

叶修一进教室,学生们便装模作样地呻吟两句。他也不多话,把卷子扔给蓝河就坐回讲台开始发呆。蓝河见他这两天心神不宁,心说那天威风凛凛的君莫笑又去哪了,难道叶修真的会精分。发试卷的时候顺便瞄了两眼题目,还好默写他都会……看看作文?

命题作文,学有师承,引言大意是描写一个印象深刻的老师,并说说你从他身上学到了什么。

……这种小学生作文也好意思拿出来考,故意的吧。

蓝河抽了抽嘴角,将多余的卷子放到讲台上,叶修望了他一眼。

那眼神好像在说我就是故意的你来打我呀。

故意让我写你么,蓝河心想,我才没那么幼稚好吗。

写到作文的时候他实在憋不出了。因为以前几乎没有印象特别深刻的老师,只有一个喻文州。可说他从喻文州身上学到了什么还真不好掰。

还剩最后半个小时就要交卷了,蓝河只能咬咬牙,提笔落下了第一个字。

你让我写的,那我就写给你看。



106

“叶老师,今天你值班?”

这个点肖时钦正打算下班,见叶修还在唰唰地批卷子,问了一声。

“是啊。本来是老魏来着,他说要赶回去参加他老母生日,就让我代班了。”叶修起初不答应,架不住送上来的黄鹤楼只得应下。

晚自习铃响了,肖时钦看着叶修抱起两个班的卷子同他一起走出了办公室。

“行……吧。你当心点。”

其实要换作平时叶修就把试卷带回去批了。如今他大病初愈实在不想熬夜,于是拾起了他在嘉世的办法:在考勤表上摞一沓试卷,边走边批,简直感动中国好教师。

可惜学生们不给他面子,情况并不乐观。填空题伤亡大半,一道古诗赏析全军覆没。

幸好叶修不像某老师,批个卷子能把自己气死。一会笔盖猛敲桌子,一会拉住其他老师理论,你说这么简单的卷子他们怎么可以考成这样,我真是服了!然后翌日清晨脸色铁青地将卷子摔到课代表桌上,愤怒地扬长而去,深藏功与名。

顺带一提,这个某老师指的是魏琛。

但叶修就不会生气,均分再低他也不会生气,看见个别奇葩答案甚至会乐上半天。而且他喜欢打上一个不及格的分数,那种感觉特别痛快。叶修就最喜欢看黄少天挂红灯。

溜了一圈才批完7班的客观题,叶修干脆回到自家班级门口站下了。里面的学生瞟到他面无表情,心里那个煎熬。

罗辑那组是最先交的,叶修记得很清楚。他批完正面,干脆翻过去把蓝河的作文纸抽出来。

嗯,还真是写他的。

蓝河的文字一向平淡如水却是真情流露,这一点叶修很喜欢,只是这次他却尝出了几分犀利又冷淡的味道。

抒情散文情感线索不完整一直是通病。不知为何,蓝河这次或是不留心,或是明知故犯,整篇作文看上去突兀而生硬。

最重要的是,蓝河笔下的叶修认真,严苛,甚至是高冷的。通篇叙述他对叶修的感激之情,而却无半点对叶修情感表现的描写。

叶修一下就看出来了,这是蓝河故意所为。

他决定把这篇作文掳回家细细品味,于是唯独把它抽了出来,折了两摺放在兜里,其它锁在了办公室抽屉。然后按照规矩来到阶梯教室签到。

坐镇的是张新杰,他被张新杰提醒不要忘记在考勤表上签名。

于是叶修在他的注视下脸不红心不跳地签下魏琛的名字,然后两手插着兜走回办公室。

门虚掩着,他伸手去推,那张作文纸顺便被带了出来。

对于一个老师来说,最不堪回首的往事是把学生的卷子弄没了。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叶修以前没有这样的经历,不代表现在不会有,将来不会有。

“……”

于是他安静地目送着那张密密麻麻写满了的纸在风中摇曳了两下,吹远了。



107

叶修现在有三个选择。

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只不过他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面对蓝河。

二,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就说蓝河的试卷不知道在哪掉了。但是基本上整个年级的老师学生和扫地阿姨都看见他巡逻的潇洒英姿了,还是妥妥回到一的节奏。

三,把飞走的试卷找回来。


叶修果断地选择了三,实在不行再二择一。

事情只发生在瞬息之间,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试卷已经消失了,叶修甚至记不起当时风向如何,苦逼兮兮地在学校里绕了一圈。直到九点半他还是没见到试卷的影子,只能向保安交代一下情况,让他也帮忙找找,这才郁郁寡欢地驱车回了家。

叶修近阶段不想面对蓝河,他不得不寻求帮助。

可是找谁呢。

喻文州虽然是个好选择,但最近已经麻烦他太多事,叶修不敢再去打扰。

犹豫片刻,他从通讯录里翻出一个号码,发了条“在吗”过去。

过了五六分钟,对面终于回了短信。


「在,什么事?」

「大眼儿我问你件事,如果一个老师把他学生的试卷弄没了怎么办?」

「重考吧……你怎么能把整个班的试卷弄丢了?」王杰希特别无语,这种事不应该发生在叶修身上啊。

「就一个学生,还是作文部分。」

「向那个学生道歉,看他愿不愿意重写一遍。」

「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我这有点特殊情况,有没有别的办法?」

「这还能有什么办法?」

「你不是魔术师吗,变一份试卷还不容易。」

「……我看你最近一直走神,不对劲。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啊,发烧意识恍惚在所难免。你快给我支支招,没招我找文州去了。」

这一条短信回复得比较慢,过了半分钟才来。

「没招了。那个学生叫蓝河?」

「你还真是魔术师啊,怎么什么都知道?」

「刚刚问了喻文州。」

「……呵呵」


绕了一圈还是回到了喻文州那里。过了一会,喻文州很给面子地敲了过来。

叶修此时顾不上别的,只问喻文州有蓝河的联系方式么,他快烦死了。




*突然发现WPS和网页的字数统计结果不太一样,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写了多少

评论(22)
热度(114)

© 知之为知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