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之为知之

叶蓝/喻黄/双花/林方/肖戴无抗力;
叶乔/西湖组初心;
小乔/肖队中心什么都吃;
叶受/高乔高雷点莫戳;
其它CP欢迎安利。

抽风删日志性人格。

[叶蓝]Run with you 和你一起去未来

说明:这是蓝河中心向《From A to Z》系列文,本篇对应字母表中的【R】字母

算是一篇软科幻,部分参考百度and机战。大多数是我胡诌的,看过就好。

8000字,是我入圈以来写过最长的短篇吧(。

河河不是人,河河不是人,河河不是人

补充几个缩写:SETI=地外文明搜寻计划,CIC=战斗情报控制中心,ETA=估计到达时间,SARG=高分辨率摄谱仪,可用于探测太阳系外星球



【正文】


“嘿,蓝河,这可是你第一次出远门,表现得开心点。”

湛蓝色的机体应该只是一堆毫无感情的数据的结合体,但不知怎么地看上去似乎有些生气。

“你最好不要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和我交流,叶修。”蓝河的想法一丝不漏地输入叶修的神经中枢,“我不确定自己是否会把你丢出舱外。”

“我还没进舱呢。放心,执行任务的时候多一句话都不说。”

“所以我们这次的目标地点是哪……我靠!说了多少遍别碰我的速射炮!”

“例行确认,有问题吗?”叶修仔细地看了它一会,才忍住把烟头摁灭在机甲上的想法,“回答你的问题,我们的目标地点是P-34星云,作为特别支援小组和探测第一梯队进行勘测工作。”

“为什么要去那么偏僻的地方?那地方离我们有一百五十八万光年光年远。”

“老冯的命令。”叶修掌握的情报显然比蓝河多一些,反馈的时候却仍然吃惊,“SETI的卫星阵列收到了新的信号——真不敢相信,那玩意儿至少两百年没有反应了。”

“可能是虚张声势,借此表明他们还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嗯,你说得有道理。哎,命苦啊。”


简单的交流之后,叶修再一次审视起蓝河的全貌。

这是一架高15.4米,标准重量45吨的太空战近程防御型机甲,通身由晶蓝色的复合金属构成。左手装填小口径速射炮,右手空缺,必要时可将发动机58%的能量转化为磁能防御罩。驾驶舱为联盟标准配置第三次修订配备,即标准座舱、集成控制台、红外制导装置以上三项。

总的来说,比起蓝雨其它机型,蓝河的体积和配置都算不上优秀,纵观全母星也并不是佼佼者。作为非主要战斗力,它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平台上度过的。

让它郁闷的不止这一点。

从它被植入人工智能芯片的那一刻开始,蓝河便打算成为黄少天的机体,但是它的性能远不及先代的蓝桥春雪,因此这份愿望终究没有达成。

尽管它的现任操纵者是联盟最顶尖的高手,可这位高手的性格实在无法恭维。如果不是签订了人机同盟条例,蓝河每分每秒都想抡起机械手臂向这个不停乱摸的流氓的脸上狠狠地揍一拳。

它知道自己不适合叶修。

不管是平时的补给还是战场上的配合,它做得都不够原来的AFT漂亮。而那架机体已经变成一堆残骸漂浮在失重的宇宙中,连回收的意义都没有。或许正是如此,叶修才急需一架AFT,哪怕是一架二流的机体。

不是什么特别的理由,只是需要而已。

还没出战,蓝河便沮丧起来,发动机嗡嗡响。


“安静点。”

叶修皱了皱眉,把烟踩在脚下围着蓝河走了两步,一边蓄势已久的机器人将烟头回收后沿着熟悉的路线回到角落。

“我没说话。”

“你的发动机吵到我了。”

蓝河乖乖地降低了发动机的噪音,却仍然被叶修指出要安静。

蓝河反问他:“我哪里不安静了?”

“你忘了我们有精神链接吗?我让你安静点,各种意义上的。”叶修最后检查了一遍它的内置反应炉,然后拍了拍它,“好了,让我进去。”

蓝河一怒之下切断了精神链接。


坐镇CIC的肖时钦定位的星门离总部仍然有一段距离,他们要先前往星门进行迁跃,才能达到目标星系。

同行的有林敬言和方锐——这两位王牌飞行员也是叶修的好友。看似风格迥异,事实上他们的飞行线路一般猥琐,令人咋舌,一度被称为“犯罪组合”。

方锐透过视窗看到蓝河娇小的金属身躯在星空中穿梭,不由惊叹了一声。

“哇哦,老叶你什么时候改好这一口了!”他轻轻拨弄着麦克风,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这么小的战机你也hold住?你适合那种暴力输出啊,我看……”

“我觉得挺好,反正比你那老爷机性能好。”

方锐翻了个白眼,反正叶修看不到:“我开战机都是什么世纪的事了,你也好意思提?”

“哎,还真别说。别怪哥没提醒你,我看最近呼啸不对劲,趁还没变天赶紧投入兴欣的怀抱,有一架酷炫霸叼拽的AFT在等着你驰骋宇宙呢。”

挖墙角也没当着人面挖的。现任呼啸队长林敬言听后“呵呵”一声,吓得方锐连忙表明态度。

“滚滚滚,壮哉我大呼啸!”


事实上,星际旅行是一件极其枯燥的工作。四处的风景的确没什么可看的,天空是漆黑色的,而星星不像我们在地面上看到的那样闪闪烁烁,它们又亮又刺眼,难以直视。这些虚无的风景欣赏几天还好,超过一个星期你会觉得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

没有那么多奇妙和刺激,更多的还是危险。

当叶修领着唐柔和包荣兴初次进入训练室的时候,他看着穿上信号装的两位新人,问了一个问题。

“你们认为宇宙中最可怕的是什么?”

包荣兴不假思索道:“黑洞!”

叶修没有否定:“小唐呢?”

“唔……”年轻的姑娘思索了一会,“伽马射线?”

“两个人说得都有道理。”叶修说,“不过,以我们现在的技术,完全可以在吞噬恒星时观测到黑洞,也可以计算射线来源坐标。虽然无法生存下来,至少我们还有发牢骚的时间。那么,我再问一遍,宇宙中最可怕的是什么?”

“……”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暗能量的存在,目前来说,它才是宇宙中最可怕的物质。但是,我们并不是害怕它的威力,而是因为它的未知性。

“人的恐惧来源于什么?就我看来,这个问题要分两方面考虑。一方面,来源于我们对未知的警戒,另一方面来源于对已知的自我暗示。总的来说,恐惧来源于自我认知……”


叶修卖弄知识的时候蓝河也在旁边,对于他的这番话蓝河只用了四个字表达自己的感受——不明觉厉。

那时候它还没有和叶修进行阈值匹配,没有精神链接,单纯地持有一种崇拜的心情。

叶修无所不能——直到现在它也是这么认为的。从古至今,任何人、任何事,都无法使它改变这个想法。


他觉得叶修该减肥了。

宇宙中不比陆地,蓝河无法直接用需要沟通,又没有更好的通讯方法,只能再一次请求开启精神链接。叶修没有过多迟疑便接通了会话。

“……叶神,你上一顿吃了多少?”蓝河虚弱地问。

叶修愣了愣:“也就五根油条吧……怎么了?”

“没什么。”蓝河默然,过了一会又说,“你还吃了两个包子,豆沙馅的。”

叶修扶额,心想登陆之前他应该去漱口的。

方锐的嘲笑接踵而至。

“这架机体性能不错啊……感度高……连你早饭吃了啥都能闻出来?”

“不光是早饭,我还能闻到你隔夜饭吃了剁椒鱼头呢。”

得,漱口也没用。

“你也别撺掇我离开呼啸。我问你,你怎么忍心……嘉世自己组一支同盟……?”

“什么?”

“我说你怎么忍心抛下嘉世…………同盟军?”

林敬言看了一眼控制台上的电波振幅。

“嘉世就要树倒猢狲散了,我也是拿陶轩没办法,万不得已才出此下下策。”

“我就说你怎么可能……咔……”

“猥琐方你能别弄你的麦克了吗,我听着耳朵都疼。”

“啊?我……呀!两个手都……操……。”方锐无辜道。

叶修无语:“你在说哪国语言?”

“我操……爷!”

“……”

虽说信号不好是常事,但这也太夸张了,叶修彻底放弃和方锐通话。

过了一会,终于有人率先发现了不对劲。

“叶修。”林敬言的声音听上去十分镇定,但他的推测却十分不容乐观,“我们好像撞上风暴了。”


“那么我再问一个问题。”叶修环视着教室里的所有生物,包括四个人类、两架机体和一个人形机器,“什么是宇宙风暴?”

响应者寥寥,叶修只好点名:“小乔。”

“呃……”被点到名的少年窘迫地站起来,努力回忆着教科书上的内容,“……宇宙风暴是恒星因能量增加向空间释放出的大量带电粒子形成的高速粒子流。以每小时150万到300万千米的速度闯入太空。是恒星磁场变化到一定程度导致能量爆发的产物,可引起地面计算机瘫痪、通讯中断和电力网毁坏等负面影响。”

叶修点了点头,又问:“你说的是对地影响,那对机体及其操纵者而言呢?”

“……通讯中断、指令错误、失去联系?”

“说得不错,但漏了一点,还有损毁的可能。”叶修冷静地评价道,“不要说人类,一场风暴足以将数千颗恒星撕成碎片。也就是说……”

必死无疑。

偌大的教室静得可怕,电子灯将四个人不动声色的恐惧投射得一清二楚,他们冒出了一身的冷汗,就连蓝河的电子眼也不受控制地四处游移,身边的一寸灰微微颤抖。

“但是,这只是我们目前能够预知的结果。宇宙万物还有数以千计的谜题未解,谁也不能确定遇上风暴后到底会发生什么。万一你们以后真的遇上了风暴,不要绝望,也许还有生存的可能。记住,直到最后一刻都不要放弃任何生的希望。”



“通知肖时钦,立刻指定返回路线,计算ETA。届时你和方锐先行返回,我留下勘测电波。”

叶修有条不紊地下达着指令。与此同时,蓝河也屏蔽了一部分信号,确保他能将指令准确地传达给二人。

“哦……法克,我还没想好保险受益人写谁的名字呢!”方锐大喘气,死命地扒拉着头盔,“我还没有泡妹子!我还没有娶老婆!我还没有生孩子!我还要在太空中看万里长城!妈个鸡——”

“你够了。”林敬言正艰难地联系肖时钦,有了方锐的干扰更是难上加难。

叶修正在进行计算,争取在大面积电磁干扰来临之前尽可能减少机体的损失。他确实感觉到蓝河的状况不佳,除了物理因素,还有消极情绪掺杂其中,但眼下已经没有功夫安慰它了。

磁暴比预想更迅速更猛烈地来临了。叶修的视窗内布满了红色和黄色警告,AFT的机身开始剧烈颤抖,维持系统也下降到89%。尽管蓝河开启了防御罩,对付如此汹涌的暴风还是略显不足。明显是性能的原因,但叶修没有作声,默默进行他的操作。

大约两个小时以后,CIC终端终于开始反馈地面信息,而第一波暴风也逐渐稳定下来。林敬言又花了半个小时下载并解读了发自肖时钦的残缺不全的电波,与方锐通过内线交流了一下,最后传达给叶修的信息是这样的:

“我们需要原地等待四个小时——嗯,也许是六个小时。”

六个小时,对于持续二十七天的风暴而言实在太短了。这么一想叶修的心就宽了许多,紧绷的神经逐渐放松下来,这对蓝河也是一种抚慰措施。

“我们安全吗?”蓝河小声问。

“应该。”

应该,这种字眼实在不能让蓝河放心。

“别担心,有我在呢。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叶修说着,停下了机体的驱动,蓝河在物理上和心理上同时安定了下来,至少有拌嘴的力气了。

“我也想吃油条。”

“那我还得给你移植芯片,太麻烦了。”

“滚你。”


机体的行动灵活性不是战舰可以比的。机体哪儿痒了还可以挠挠,不舒服了还能动个胳膊抻个腿什么的,战舰就不行了,只能干巴巴地飘在那里跟挺尸似的……当然这只是个通俗的比喻。

像现在,林敬言和方锐只能坐在驾驶舱里通过内线对着那些爆炸中的可见分子畅想未来,而叶修和蓝河四处乱逛,也不知道飘了多远。好在蓝河自带定位系统,可以随时确定方位。

“叶神,我们离林敬言前辈和方锐前辈已经有五百公里了。不会出事吧?”蓝河有点小紧张。

“……”

叶修时常觉得如果蓝河是人类,那它一定是少年的样子,有着一头乌黑柔软的短发。每次说错话的时候,他就能揉上一揉。


乱立flag的结果就是他们被卷入疯狂的风暴中,所有信号数据紊乱,与终端失去联系,能源短时间快速下降,机体性能大打折扣。

蓝河感觉身上的每一个金属分子都在融化,意识淹没在黑暗的洪流中,所有能源被抽走,熵值蹭蹭地向上跳。

那一刻它完全忘记自己属于什么物质,是人类还是一机体机,是金属堆砌而成的生命体,还是一团没有人要的太空残骸。

但是它永远忘不了设计师在对它进行了一系列的测试和实验之后那副失望的嘴脸——它也知道那些数据有多难看——然后和众多废弃的机体一样,被放置在那个无人问津的平台里。它有意识,却无法说话,没有光源的空间里它甚至无法合成能量。

有一天舱门打开,黑幕中的发光体直直射入,霎时光明万丈。它在一瞬间完成了能量转化,自启动机体。

就是那微小的引擎发动声,让叶修注意到了它。

叶修径直走到这架轻型AFT面前,看了一眼,没有丝毫犹豫地对蓝雨的工作人员说,就是它了。

……


在爆炸的那一瞬间,蓝河的能量消耗殆尽。



*  *  *



“蓝河?小蓝?蓝河大大?蓝河同志?”

“蓝河?……我靠,不会坏了吧哥还指着你把我载回去呢。”

“蓝雨的操作习惯怎么这么奇怪……啧,好像是这个按钮。”

哔——

蓝河再次启动,发出淡蓝色的微光。各设备开始正常运行,自动切换为三级耗电模式。

叶修眨了眨眼,吁出一口气,把蓝河的右手拍的嗙嗙响。

“你差点就挂了,还不感谢我。”

刚从生死关头抢救过来,任谁听见这番话都会有脾气的。蓝河飞快地载入了记忆芯片,然后没好气道:“那我为什么……还没……死!” 它发现自己的语言功能好像有些障碍,幸好精神链接还在。然后惊讶地发现叶修坐在自己的右肩上,但是无法成像。

“你不知道自己有备用电源吗?”

这个我知道啊,但我和你不应该在刚才的爆炸中烧得灰飞烟灭了吗。蓝河转过头颅,这个自主操作进行得十分艰难。它觉得自己好像哪里不对劲,各种意义上的。

“行了别折腾了,70%以上的机体性能损坏,基本上只有核反应炉还能正常运行。”叶修说,“你还是留点资源载我回去吧。”

“呃,所以我们现在在哪里?”

蓝河的SARG设备只有勉强工作的程度,它看不清周围发生了什么。

“我也不知道。”

“啊?”

“我不知道这是哪里。”叶修严肃地说,“但这好像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宇宙。”

“…………”蓝河沉默了三秒钟,“你特么在逗我。”

“反正除了你我什么都看不见。这里没有任何星体,也没有生命,但是有重力。就算这些都有,至少没有光源。对了,你能感觉出自己脚下是什么吗?”

蓝河尝试了一下。

“不行,反应炉以下无法移动。”

“哦,那就只好等着了。”叶修毫不惊讶地说,“抱歉,我得在你身上爬来爬去,你最好别一炮把我打飞。”

听叶修的语气不像是在开玩笑,蓝河觉得自己愈发冰冷,好像有种被人大卸八块的感觉。

“我们进入了什么异次元吗?”

“我不知道。”

在宇宙中,任何匪夷所思的事情都不奇怪,计较都是多余。蓝河很快便接受了这个设定,它有些泄气地说:“那我们应该怎么办?我没有能源很快就会报废,你也会饿死。我们还回得去吗?林敬言前辈和方锐前辈会来找我们吗?”

“我不是说了吗,对于外界一切未知的情况,我们能做的只有等待。备用电源还可以在这种程度下维持五天。老林和老方会来找我们是肯定的,找不找得到又是一说了。”叶修说,“至于我嘛,至少现在还没有空腹感。我想维持到你报废不成问题吧。”

“……你就不能说点振奋人心的吗?”

“你想听什么?要不我给你讲彩虹小马的故事?”

“叶修!”

蓝河的发动机开始呻吟,它想让叶修知道自己不是在开玩笑。不知道叶修是怎么想的,他靠在蓝河身上哼起了歌。

起初蓝河仍然焦躁不安,但那曲调平静而温暖,绵长而久远,像母亲的催眠曲,像夕阳下家乡的歌谣。集市上叫卖的妇女露出的笑容,眺望远方航船的归来,新世界冉冉升起的明天……

渐渐地,蓝河安静下来,用心倾听着,居然有一种想流泪的感觉。

机械流不出眼泪,但这份感动确实是从叶修不成调的曲子中体会到的。它不知道叶修是否看到了它想象中的那些东西,至少他们可以共享这份心情。

在广袤的宇宙中,这份感情映射出一束昏黄,渐渐笼罩了二人。

尾音平稳落下,很快又陷入了一片寂静。而蓝河已不像刚启动时那么忐忑了,它开始和叶修聊一些,尽可能平常的话题。

“你家里都有谁?”

“我爸、我妈,还有个弟弟。”

“我也想要弟弟……但是我只有哥哥,还是个变态。”

叶修“噗”地笑了。蓝河指的是黄少天万年不变的专属AFT蓝桥春雪。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技术开发部在研究新的机体,不出意外的话,它将会是你的弟弟。”

“……真的假的?你别驴我!”

“可不是真的吗。这件事除了雷霆那帮人只有我才知道,别给我说出去啊。”

蓝河非常兴奋,它的能量开始燃烧。很快它又安定下来,因为叶修钻到它的身体里去了。

“你困了?”叶修“嗯”了一声,蓝河说,“那睡吧,晚安。”

安静了二十分钟,蓝河又问:“你睡了吗?”

“嗯?”

“我真的很想吃油条。”

“……”

“移植芯片很麻烦吗?”

“……”

“叶修?”

“不麻烦。”

蓝河犹豫了一瞬间。

“那……如果我们能平安回去的话,你把我变成人吧。”

叶修在舱里翻了身,闭上眼睛,想象自己在基地的教室里,下面坐着四个人和两架机体,背景是一片浩瀚的星空。

他呼吸着蓝河的味道,说:“可以。”


睡醒之后叶修尝试与外界进行联系,但无论发送何种信号都没有响应。蓝河建议他发“SOS”,或许能够得到回应,叶修想了想说还是发“SB”得到回应的可能性比较大。

结果真的就发了“SB”。

当然他们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第二天以徒劳无获而告终,第三天也是。直到第四天,蓝河的备用电源还剩下14%的时候,叶修终于收到了三段声音讯号,也不知道CIC那群家伙是怎么做到的,至少证明他们收到了充满“SB”的信息。

叶修乐了,开始解读这三段音讯。

三个小时后他终于得知了内容。不是肖时钦的声音,是喻文州的。第一条简明扼要地说明了他们目前得知的情况,第二条提出了解决方案,第三条是备用通知。但是没有一条能够解释他们处于什么地方。

事实上,他们定位了叶修和蓝河的坐标,但这个坐标是由三个虚数构成的,不存在于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现在联盟调动了大部分力量筹备这项救援行动,尽全力解救叶修。必要时,将会放弃蓝河。

蓝河低落的情绪在短时间内完美地传递给叶修。叶修笑了一下,安慰道:“没关系,我会说服他们回收的。”

“但愿如此。”

蓝河心中的阴霾没有散去。因为它只剩下8%的电源了,撑不到救援到来。谁都无法说服他们在这种情况下带一团没用的金属回去,这太不实际。

“别担心。”

叶修还是这句话。


还剩3%的时候蓝河基本已经放弃了回基地的想法。叶修知道却没有辩解。他再一次出舱,依偎在蓝河的肩膀上,皮肤和它紧紧贴在一起,机身冰冷得要命,叶修却依然觉得温热。

“叶修。”

“嗯?”

“你以前的AFT叫什么名字?”

“一叶之秋。”

“介绍一下?”

“……高29.8米,标准重量55吨,作战范围13000千米,配有大口径超远距反器材步枪,选择用反物质聚变多点续燃引擎作为标准动力配置。”

蓝河反应了一下,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方锐定义为“小战机”了。

“我猜它是一架重型主战类机体。一定很适合你吧,暴力输出什么的……是不是最厉害的机体?”

“你猜对了。它的确很优秀,被人称为‘斗神’,但不是最厉害的。”

“比我厉害。”蓝河沮丧地说。

叶修沉默了一会,评价,你这样就很好。


蓝河只剩下1%的能源了。

它忽然冒出一个念头,要是没能来执行任务就好了。不,要是能和叶修一起回去就好了。

“蓝河,一会你断电了,我就把你的AI芯片取出来。我要是碰到你的速射炮,你不会失控吧?”

这是叶修第一次主动和它说话,那语气听上去是如此温柔,让蓝河不禁以为它在做梦。

为了节省电力,蓝河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嗯,那就好。还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

这将是身为机体的蓝河和叶修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想和你一起去未来。”



*  *  *



“主席的会开到一半呢你居然敢离席!谁给你的权利早退的!你看没看见主席那张脸黑得像轮胎一样,看没看见看没看见?我靠老叶你倒是说话啊,这么猥琐的人装什么高冷男子!”

风一般的黄少天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兴欣所有的人都停下手边的工作看着这位年轻有为的少将跳到自家队长身边,后者摆出一副我自岿然不动的气质观察屏幕上波动起伏的数据。

好在黄少天还懂一点这方面的知识,看了两眼又叫了起来:“这就是你手上的人造人啊?长得还挺好看的嘛,叫什么名儿啊?”

在另一个平台上,一个少年漂浮在充满液体的六边形容器中,各主要器官分别由一根导管延伸到容器之外,胸口处空缺的地方露出了银色的导线和金属网,一颗发光的机械心脏有力地跳动着。

叶修没有理黄少天,仔细地观察了几个重要参数确认无误后下达指令:“开始缝合。”

缝合胸口的过程大概需要十分钟,由专业人士进行。叶修这会终于有功夫搭理话唠了:“你刚刚说什么?”

“你是耳背还是开启了防火墙啊?我喊这么大声你都听不见?本剑圣屈尊来你的破实验室你应该感到荣幸!”

“啧,还是换文州来吧。”

“滚,文州忙着才不来呢。”黄少天接过机器人递来的咖啡,拉开拉环啜了一口,“长得挺好看的,你喜欢的type?”

叶修的目光停留在少年柔软的黑发上。

“算是吧。”

“哦,看不出来,我们都以为你喜欢苏妹子那种类型的——叫什么名字啊?”

叶修回忆了一下那片寂静而辉煌地放射光芒的宇宙,还有那份冰冷而坚实的,被永恒地留在了虚数空间的触感。

“许博远。”

 



*  *  *



继承蓝河所有记忆的少年睁开了他的双眼。


“叶修,我要吃油条。”




评论(41)
热度(155)

© 知之为知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