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之为知之

叶蓝/喻黄/双花/林方/肖戴无抗力;
叶乔/西湖组初心;
小乔/肖队中心什么都吃;
叶受/高乔高雷点莫戳;
其它CP欢迎安利。

抽风删日志性人格。

昨天翻出来的一个脑洞

虽然有大纲,可是打开是乱码,估计也就这到此为止了。毕竟已经师生梗已经看厌了←_←

是夜,正在我为中华之崛起而努力读书的时候,我的基友兼室友,蓝家小公子蓝河抱着热水袋来问我出租息po出去了吗。
我张了张嘴,哎呀。
蓝河满脸怒气。
我连忙说写得差不多了,还没来得及发。正好,你看看有什么要改的没。
于是蓝河把他的龙猫热水袋往我桌上一放,聚精会神地浏览起来。不一会他点点头,鄙视地看着我满脸幸福地攥着龙猫的叶子。
蓝河动动鼠标,亲自把这段文字po了出去。

实不相瞒,这间公寓急需一个和我们共同分担房租的人。毕竟我和蓝河都还是在校学生,手头不算宽裕。权衡再三,与房东商议过后决定再找一个租客。
正如租房信息上写道,这间公寓地段理想,离G大只有一刻钟的脚程。室友平易近人,生活习惯良好,而且都是单身,不会在某些节日对他人造成精神伤害,真真是广大校友的理想居所。

蓝河边看自然风光纪录片边刷合租贴。他平时比我上心,临考压力小得多。半个小时之后见回应者寥寥索性放弃了,夺过热水袋摇摇晃晃站起来,回房睡觉。而我只能继续K书。
不知过了多久,正在小鸡啄米之时,手机毫无征兆地震了一下。
是蓝河的手机。一串电信的陌生号码。锁屏上显示现在正是凌晨一点半,我眯着眼嘟囔了一句“卧槽有病?”说着接了起来。
对方是一个嗓音低沉的男人,说话慢条斯理。上来就说有租房意向,问我什么时候能来看房。
我听他那语气,似乎马上就要冲过来似的,心说你特么的以为是宾馆马上给你check in啊?
我勉强压下怒火,礼貌地告知他任何一的周二、周四和双休日都可以。他沉吟片刻,最后将会面时间定在了下周周二。而后他留下了个人信息和联系方式,被我挂断电话后抄在一张纸条上。
下一秒世界天旋地转,我倒在键盘上呼呼大睡。这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清晨。玻璃杯冰冷的声音将我唤醒。我费力地抬起眼皮,见蓝河在镜前捋着满头的翘毛。而我的手边多了一杯温牛奶。
蓝河拔了电水壶的插头,端着他的天蓝色马克杯走到我身边,看到昨夜我写的鬼画符,语气中满是狐疑:“叶修?谁啊?”
我一时竟想不起来这个名字属于谁,好一会我才反应过来。“对了,昨天这人半夜打电话来,说下周二要过来看房。我……”
“周二我有课,你接待一下。”蓝河打断了我的牢骚,而后摇摇头,无奈,“半夜打电话,多半有病。”
我一口气将杯子里的牛奶一饮而尽,突然灵台一片明亮,连声叫住打算睡回笼觉的蓝河。
“对了,他好像说他是你们系下学期的老师呢。”

评论
热度(14)

© 知之为知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