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之为知之

叶蓝/喻黄/双花/林方/肖戴无抗力;
叶乔/西湖组初心;
小乔/肖队中心什么都吃;
叶受/高乔高雷点莫戳;
其它CP欢迎安利。

抽风删日志性人格。

只是个段子

最初的脑洞来自 @帝政 那张民国叶蓝。看前走这  国叶×共蓝

然后不是亲妈的我发掘了虐点,并告诉了 @森渺寒霜天 。于是两个后妈很HAPPY的开脑洞。她写了个超棒的文案不让我发

历史学的一团shi就随便写写吧,反正它只是个段子。

这算不算BE我也不知道,反正它只是个段子。

别找我谈人生了,反正它只是个段子。

这么一想只是段子这个理由还是挺万能的。

叶修那句话直接从地震那搬了

—— —— —— —— ——

连绵的烽火。漫天的血花。呼啸而过的子弹。从天而降的炸弹。拔刀时的冷光。枪口喷射的火花。清晰入耳的嚎叫。瞬间倒下的身体。

额角的鲜血缓缓淌到眼角,视野一片腥红,入目尽是滚滚的乌云,匆匆飞过的敌机,和灼灼的火光。蓝河的耳膜几乎被震碎,只有隆隆巨响和完全无法分辨,毫无意义的战友的嘶吼。

也许这就是他生命的最后一刻。在战火纷飞的大地上,在被拉长了无数公里的战线中,在充满恐惧与死亡的战壕里,他的名字将会和所有已经牺牲的战士们一样被登记在册,战争结束后由他的战友告知家属。

腹部的伤口逐渐扩大。手雷的威力和他在理论课上听教官讲的一模一样,甚至更甚。碎片搅得空腔血肉模糊,钻心入肺的痛。

他的体表温度变得冰冷,胸口却愈发的滚烫,心脏有力地、急躁地跳动着。

恍惚间,他好像回到了从前,好像回到了和所有罢课的学生一样,打着口号上街游行的那一天。

又好像看到一身国民军装的叶修,摘下别着青天白日徽的帽子,拍拍灰又将它戴上头顶,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燃,然后深吐一口,勾起嘴角。

“蓝啊,像你们这群学生们光是游行喊喊口号有什么用?把自己弄进号子里外面能有什么改变吗?想要改变这个国家的命运首先得要自己有力量!”叶修少有的严肃,“跟着我混就放你出去怎么样?”

跟着我混就放你出去。

他现在才知道,原来那是叶修为他设下的,一生的牢。

可惜蓝河方才恍然。

可惜如今他们站在彼此的对立面,有不同的身份,不同的信仰。

可惜这场战争来得太早,结束得太晚……

可惜道不同,不相为谋……

可惜他再也没有机会走出去。

蓝河做了一个梦。

梦里没有硝烟,没有炮火,也没有阴霾的天空,没有污浊的血渍。

梦里的他仍面容青涩,一身笔挺的中山装,惴惴不安地坐在警局。一股浓烈的烟草味扑面而来,抬起头,逆光让他看不清眼前人的面容。

可他却知晓那个人是谁。

那人的嘴无声地开合了几次,如一出哑剧,然后勾起嘴角,像在等待他的回答。

蓝河笑了。

他定定地望了他许久,久到日光偏移了角度,那张魂牵梦绕的脸浮出淡薄的夕光,终于对上叶修的眼神。

似乎用尽了这辈子的温柔。

他颔首,小声而又坚定地说了一个字。

穿越了绵长岁月,兜兜转转数载,最终有幸化在缱绻时光中的一个字。

“            ”

 

评论(7)
热度(50)
  1. 帝政知之为知之 转载了此文字
    Q_Q早有心理准备的我……哎算了不和你谈人生了,等我结束赶稿修罗期我要撒糖-''-才不和你们这些后妈

© 知之为知之 | Powered by LOFTER